留学故事,你觉得文科的研究生都是闲混文凭吗

  每次与调查对象见面都不见个调查报告,汇报一下你今天的工作,这还算调查吗?

因为项目只有一年,课程设计非常紧凑,课余时间还要完成论文。在第一学期,我们就要完成选题、开题工作,而第二学期一结束就要提交论文,这样才能如期毕业。

  这时能分配到什么样的导师全看RP,虽然自从你来到这个专业,搬砖的宿命就已经被注定了。

为确保导师的方向与你的研究兴趣一致,在正式选题前,系里会举行导师见面会。这就像“八分钟相亲”:导师轮番上台作自我介绍和选题说明,然后他们各自坐在桌子前,等待对选题感兴趣的学生与其交流想法,也会针对性地给出意见和建议。如果方向不一致,学生还会被推荐给其他老师。学生可以自由地咨询多位老师,直到找到合眼缘的——当然,我说的是选题。

  是的,内容很普通,但问题在于。

图片 1漫画:徐简

  那是研究生开学报到的第一天,我刚到宿舍放下行李,就接到了那时的我还不认识的,我研究生阶段的好工友的电话。

更大的不同在于,这里根本没有“师门”一说,我连同届、同导师指导的学生都没认全,更别说往届的师兄师姐了。

  可怜了班上某位同学,每周都要在公园里被丧心病狂的风吹得饥寒交迫……

Excuse me?我们一节课都还没上呢!

  首先,我们上课基本是没有教室的。作为一个冷门的专业,我们系只有5个人。

在我们这里,师生联系需要学生主动发邮件预约见面时间,而讨论的话题只有一个——论文。老师会根据论文应有的进程与你交流,而不会有额外指导。

  翻译的话每个人一节的程度,不算特别多。校对的话是每人一章。比较繁重。之所以说它繁重是因为我们都知道,校对的工作量主要取决于初翻。而国内人文社科类书籍的翻译很多都不好,更不用说这些未经校对的了。这直接让我们的工作变得非常苦比,因为要把那些不像人话的句子改得通顺真的很难……

这也引发了另一点不同:这边的老师很少会找(硕士)学生干私活,毕竟你们的关系仅限于论文和硕士学业。就我所知,国内不少老师会找研究生帮忙做事:除了与学术有关的翻译、整理资料之类的小事,甚至有老师会让学生去干接送孩子之类的杂事。

  你以为只是坐在里面就完了?当然不可能。

那是与系里老师、同学见面的第一天,坐到外国学生中间,我还有点小紧张和小兴奋。哪知暖场之后,系主任、一位眉头紧锁的意大利老男人操着口音浓重的英语,上来就给了一个下马威:“各位同学,你们从现在就要开始准备开题和选导师的事情了。”

  加上图书馆里借的书和电子版可以变得多高呢,233。

而在国内,我有一个非常关心我的导师与大家庭似的亲密师门。当时,我们每周都有固定时间的读书会,大家坐在一起交流某本书的读书心得,在这之后,导师还会关心大家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因为本科阶段起,我就跟我的导师比较熟,她还常常关心我的“个人问题”(尽管一直没什么结果),还会与找工作的师兄师姐谈心,并给予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同学们喊我的导师为“×妈”,毕竟她真的像妈妈一样关心每一个学生。在每年的教师节,我们师门都会聚餐,从教多年的导师有一个庞大的师门,很多已工作的师兄师姐常常回来看望她。在我出国后,导师每每看到欧洲不安全的新闻,还会发微信询问我的情况。这种富有人情味的师徒关系在欧洲是绝对不会有的。

  2、社(苦)会(比)实(搬)践(砖)

这种建立在选题基础上的导师分配制与我在国内经历的先下手为强的“抢导师大赛”不太一样。在国内,大部分保研的同学在开学前就早早联系好了导师。在开学初导师分配会前,还没确定导师的同学相互打听着:这位老师人怎么样?他严格吗?对学生好不好?而还没来得及深入了解,就经历了异常简单的分配过程:系主任提名一位老师,如果还没被保研同学“抢走”,那就看感兴趣的同学谁先举手。而这种“手快有手慢无”的竞争势必引发同学间的争执与不快。若学生没有提早联系导师,师生之间几乎毫无交流和了解,学生仅凭网站介绍和打听来的信息就决定了2~3年研究生生涯中最重要的老师,出现自己兴趣与导师不合的情况就很常见了。

  论文为主。而且高密度的。

作者:于灵歌

  我们还要辅导孩子作业,然后陪他们玩。

8月底9月初,我的论文已通过,即将毕业。同学这番话一下子把我拉回到一年前开学时。我已在国内外经历了两轮“选导师大战”。不过,我没有给他明确答复,因为欧洲导师制度与国内还真不太一样。

  算作平时作业的一部分,每学期都有老师布置下来。

去年9月,我来到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传播学系读书。开学前,同系学生都收到了一封邮件——有个新生说明会,会说明选课、论文等相关事宜,强烈建议参加。

  你还觉得文科的研究生都是闲闲混文凭吗?

经历了双向选择,我还是选择了系主任——这位意大利老男人做我的导师。

  下面请听系主任对此的反馈:

这就导致上了一学期课(我选了他的两门课)、几次单独会面后,我的导师依然记不住我的名字(也可能是中文名太难?),甚至与我本人对不上号。如果我不主动发邮件约导师,导师绝不会主动联系学生。更可怕的是,在比利时,或者说在休假如同人权一样正义的欧洲,导师一旦去休假,你就压根别想找到他了。之前听我的不少同学吐槽,某些学术大咖常常去某地参加会议,如果你急着想要与他会面,唯一能收到的邮件回复就是“我会之后与你联系”。学生们不得不在“脸书”小组里发帖喊话:“喂!有人知道×××老师去哪儿了吗?他没回我邮件。”而回帖往往都是:“别急,我跟你一样。”

  你以为只是假期被无情地征用就结束了?图样!

“我一个师妹要来咱们这个项目读书了,你给她推荐几个不错的导师呗。”同在比利时上学的同学对我说。

  这样说似乎是很常见的课程安排。

我原以为,系主任肯定是高高在上、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没空管学生。不过,这位系主任看似严厉,却非常友善。当然,因为还有行政事务在身,他确实极其忙碌。

  学术内容中包括课题(也就是我上文就提到的那个,不过上面说的那个是我们全班都要参加的),此外就是一些和他自己的研究内容相关的事。比如有的同学要帮他的导师整理课座录音,还有的同学要帮导师整理一些专业书的摘要内容一类的。

意大利老男人接着介绍,系里有一个“魔鬼论文系统”,选题和选导师是同时进行、双向选择的:首先,每位导师都会把自己建议的选题和大致说明放在系统里,供学生查看。如果你对某位老师的选题感兴趣,就可以申请这位老师的题目,并提交一个简要意向说明,包括你为什么选择这个题、你的初步想法是什么;如果没有你感兴趣的选题,也可以根据老师的研究方向提议一个新的题目,并作出说明。此后,就要看老师是否同意接收你了。因为选题的受欢迎程度有所不同,越早定下来越好——系统开放时间有限,抢选题会出现春运抢票的盛况。

  剩下的一天就都给这个项目了。那么我们要做些什么呢?

当然,这不意味着欧洲的师生关系不好:毕业前,一位泰国女同学送给她导师一件泰国足球队队服作为礼物——因为他们都很喜欢足球。今年恰逢欧洲杯,估计每次见面他们都聊得很开心吧。

  去年年底的时候,系里一起吃饭,所有老师和同学都在,包括上一届的前辈和2位在读的博士生。

快毕业了,当我联系我的导师想要表示感谢,问他有没有时间可以安排给我,他回信:“我这里永远有时间留给你!”

  你一定不能感受到我刚买好东西准备在宿舍吃晚饭时,被老板叫出去送东西的悲愤之情。

  然后会上,所有老师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并且让我们在这一周内决定下自己的导师。导师的数量和学生相同,一个导师带一位学生,也就是说我们要在对老师根本不熟悉的情况下决定自己未来两年的导师(顺便一说,和我专业相近的室友在一个月之后才决定导师)。

  我们有时作为老师的外援或其他一些原因去外校听讲座,是的,占用的是我们的课余时间。当然路费自理。

  要说研究生生活,我的这一年几乎除了搬砖什么事也没干。下面就来详细讲讲我是如何搬砖,以及搬了哪些砖。

  我的老板是杂事最多的,这个问题上正好我自己也比较有发言权。

  您不知道我的心理也很脆弱吗。您不知道被说这种话我的压力有多大吗?从此之后每次收到老板的邮件我都会陷入不知如何回复又不得不回的焦虑中。

  (1)讲座部分

  这也就意味着在一个学期的16~18次课中,我们每个人要讲2~3次课,每次包括2~3本书。

  别忘了是偏远贫苦地带。

  第一学期基本没有英文书,第二学期则加入了英文专著。

  我们系男女均等,上一届也差不多,再说一次,我们系只有5个人,也就是说我们要在只有5名男生的情况下把一个烂醉如泥的人抬回宿舍,而且其中几位已经有些醉了,无法成为战力。

  一年下来我所做的翻译校对字数大概在4w左右。

  要读的书目来自第一节课发的那个课(搬)程(砖)安(进)排(度),差不多每次课每个人要讲的内容包括2~3本书,运气好时可能1本书。

  于是我们在寒冷的冬天里都要瑟瑟发抖地坐在他们家里一直呆到寒气逼人的晚上,走在冰冷黑暗的夜路上回到学校。

  (3)期末作业

  你以为这些就是全部?图样图森破。

  做个简单的计算吧。每个人要讲8~12次课,接近每周一次,平均每周要消化2本专业书。

  就先从导师的决定开始讲起吧。

  首当其冲的是听讲座了。

  除此之外,他与我有些三观不合。

  当然这部分我们可以稍微投机取巧一点混过去。

  授课方式大约能分为两类:

  那么导师会让你做些什么呢?

  首先不能不说的是我们专业的排课安排,所谓的规定是系内开的所有课都必须选。于是我的第一学期就惨不忍睹地被排了六门专业课。这看上去并不是什么惊人的数量,但它的任务确实意料之外的繁重。所以现在就说说这些课是怎么上的。

  大概分为两种:学术和杂事。

  然后,你以为讲座只有系里办的这些吗?

  另: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本科生来分担我们的工作,我们系根本就没有本科生。

  例如,他无法接受对方不回他的邮件,无论是怎样的内容,即使是转发某公司的招聘邮件这样。他曾直接对我说:“你不回我邮件,我觉得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呵呵,图样。

  而那天,她给我们的经费是,150元。

  最后,你一定以为既然是课题那至少能拿到点钱吧?

  “……今天下午要到xx楼开导师见面会。我们系所有人都要去。”

  主任喜欢喝酒,有一位学姐那天喝得很醉,已经是完全意识不清不的状态了。

  并且每个人都要至少对一次讲座进行整理。

  (1)每次课有一个学生来做读书心得分享(也就是讲课)。时间在半小时至一小时之间。然后其他同学对此进行讨论。老师来补充。

  你以为只是每周这样来一下就完了?图样!

  对此,我只能用一个表情来表达我的心情。

  这差不多是最后一个部分了。

  有一位同学更是连整理宿舍的时间都没有,直接从火车站过去了。

  综合所述,我的研究生生活可以被这样概括:

  即使身处寒冷的北方城市,他们家里依然没有暖气(当然夏天也有各种虫子啦hahaha)。

  不知是不是那边的孩子都在严寒的条件下变得特别抗冻,他们在冬天也能非常欢快地在寒风呼啸的公园湖边玩耍。而我们作为他们的监护人自然要在旁边陪同。

  我相信没有人像我们一样能荣幸到刚到学校就能见到所有的导师。

  所以到了期末,我们只能在2周时间里完成6篇5000字左右的论文。

  回去的时候没有任何车愿意载我们,过马路时,学姐突然在马路中间吐的时候我们真的是心惊肉跳。

  你一定不能感受老板是以怎样一种形象,以怎样一种频度在我的梦里对我催债。

  那次,老师让我们带他们出去玩,按学生与孩子比例是1:1来计算,至少会有十个人。

  而杂事,是的,这个才是最主要的。

  是的,我们每次去那边都要写5000字左右的调查报告交给老师。

  1、课程状况:

图片 2
扫码关注考研圈微信

  如果要让我用一个句子来回答的话:

  看了前面的内容也知道我们平时的时间基本上是被占满的,没时间写论文。

  • 新浪教育考研栏目征稿启示
  • 2016全国高校硕士研究生招生简章
  • 2016年推荐免试攻读研究生申请指南
  • 2015中国大学研究生院排行榜
  • 在职研究生性价比最高的专业排行
  • 盘点2016适合理科女生报考的专业

  主要包括这样一些:整理发票、报销、买书、借书、复印、寄东西、送东西等。

  顺便一说,翻译它的人基本都是和我们一样苦比的搬砖工。

  “最近连续有两个讲座,但是我们自己的研究生来的却很少,反倒是很多其他学校的学生远道而来,这应该使我注意,应该让我们的学生警惕起来。特别是在我昨天讲座完开车路上看到,你们中的某个研究生在校园里牵着女孩子手逛校园的时候,我觉得我们的学生有很多人是在混日子,根本没有学习的气象.。.当然我自己的学生那天也一两个没有来,我马上去找他们算账,其他老师也要自扫门前雪.。.”

  (2)翻译校对

  每周布置书和文献,以全部同学参与讨论为主,此外每个同学要用上面说的方式讲一次课。

  实践一般来自老师接的课题,放在我的身上就是来自我的老板的一个项目,具体不透了,大概就是关爱城乡结合部贫苦孩子生活的。如上文所说,我的专业课一共有六门,加上两门公共课,一周差不多有4天是课能排满上下午的。

  你一定不能感受我看到手机上来电号码是老板时、或是老板又给我发邮件时的恐惧。

  基本上是专业书的翻译和校对工作。当然原文都是英文。

  (2)然后就是另一个授课方式。

  每周要看2~3本专业书,花一天进行社会调查,并写5000字调查报告,不时有为数不少的翻译校对任务。课余时间和假期经常被讲座、社会调查和帮老板做杂事占用,期末要在2周时间里完成6篇左右5000字论文。但却只能拿到微不足道的酬劳,甚至根本得不到尊重。

  中间发生了一些争端,我们最后抽签决定了。

  因为任务是每周布置的,所以量不大,不过经常带有不好读的英文文献(比如埃及人写的),加上文科的东西本来就不好读,看起来就比较吃力。

  系里经常弄些小讲座。就在办公楼的一个小会议室里,只能容纳不到20人。

  然后,每门课的第一节课会给我们发下一张课(搬)程(砖)安(进)排(度)。

  讲座基本不对外,只有邀请参加。

  有一个老师是开车到那里吃饭的,在我们好不容易把学姐抬到饭店外面,思考怎么把她带回去时。其他老师只是站在离我们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等车,无论我们这边的情况有多混乱,没有一个人看我们一眼。

  You can you up。

  感受一下。

  文章选自《沉月微醺》的个人博客,点击查看原文。

  如果不听会怎样呢?在我们还图样图森破的时候,确实有过几次不去的时候。

  那天晚上,我11点多才回到宿舍。

  我们系只有5个人。

  你以为只是做做调查吃个饭就够了,还挺舒服的?图样。

  我们上课的地点在各个老师的办公室。没有课桌,只能与老师的近距离亲密接触。

  嗯,我一年拿到了800元。我想作为精神损失费都不够。

  每个人被分配一户调查对象,每天中午11点半从学校出发,坐上地铁转公交,花费1个半小时到调查对象那里,进行记录和调查,为了和增进和保持与他们之间的良好关系,晚上要留在他们家吃饭。再算上回程的1个半小时,晚上9点才能回到宿舍。

  而我们这些系里的学生——必须参加。而且这些讲座经常被安排在周末或假期(如今年的端午节)

  此外即使这周有其他同学主讲,你还要在他讲完之后参与讨论,问你对这本书的看法如何,有何感想,有什么批评意见一类的。也就是你对其他的书也不可不看。

  第一学期以这种方式上的课有4门。

  那时是年底。晚上十分寒冷。

  没什么可说的。

  3、其他安(坑)排(爹)

  4、导师部分

  否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毕竟就像问题里说的,研究生生活不是只有上课嘛。

  为了增进与保持与调查对象们的良好关系,我们还需要不时在假期里带他们出去玩,见识一下都市的繁华。例如,元旦假期。

  关于其他老师。我只说这样一件事。也算是生活方面了吧。

  吃完饭散场的时候,没有一个老师来关心她,没有一个老师来在意我们要如何把她带回学校。

  你还觉得国内的研究生都很水吗?

  上面是我一学期复印出来的文献和书,以英文为主(否则不需复印)。

  只听一位同学说,她听到某位老师想来慰问时其他老师都在劝阻:那是学生的事,你不要去管。

  综合来说就是每周要看的专业书有2~3本的样子。

本文由365游戏官方网站发布于考试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留学故事,你觉得文科的研究生都是闲混文凭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