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改变命运的屏幕,弹幕或许可以

(原标题:一块屏幕很难改变教育的命运,弹幕或许可以)

这块“可能改变命运的屏幕”背后:这些上市公司在布局

图片 1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14日电 13日,一篇题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在朋友圈引发热议。文章讲述了一个远程教育改变命运的故事:两百多所教育资源相对欠缺的中学学生通过直播学习名校课程,其中有88人考上了清华北大,大多数成功考取了本科。

(本文作者胡翌霖为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文章仅代表本人观点)

这块“屏幕”指的是一种名为“平行班直播”的全新网络教育模式,在全国各地均有推广。一些学者认为,远程教育作为一种全新的教育方式和手段,是传统教育与现代信息技术教育的完美结合,具有革命性的力量。

是直播班还是尖子班?

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3000亿

最近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发表了“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引起了广泛转发和评论,报道提到,3年来,贫困地区的200多所学校的7.2万名学生通过网络直播全程跟随成都七中的教学,最后有88人考上清华北大。

近几年来,在技术、市场和政策的共同作用下,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增势明显。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前景调查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显示,2013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仅621亿元,2015年市场规模突破1千亿元,2017年达到2194亿元,预计2018年市场规模有望突破3000亿元。

对于那些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来说,他们的命运确实被改变了,但是这篇文章的撰稿者和转发者们,似乎想要表达某种更高的期待——新技术能够促进教育平等。文中提到“早在2002年,四川省就将远程教育作为促进公平的重要举措”,十多年以后,似乎终于有了一点拿得出手成就了。

在这其中,中小学教育对在线教育的使用率最高。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中小学阶段用户使用率最高,为53.4%,较2015年年底提升15.7%,用户规模为7345万人,年增长率为76.9%。

但是,这成就究竟有多大程度上可以归功于远程教育的应用,是非常可疑的。事实上,文章中也写到为了配合直播教育,当地学校、教师和学生所做的无数努力,比如“七中考完试,老师们彻夜批改、分析上百份试卷,第二天就讲评。很多地方老师提出这要一周完成,简直不可思议,但现在必须跟上,整个学校紧凑了起来。”、“在禄劝一中,直播班的大部分孩子会在3年里,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而这些努力,或许更多地应归功于当地教育系统的重视与督促,即便没有视频直播,如果贫困地区的教育系统能始终如此严格要求,如果各个学校都“紧凑”起来,难道高考成绩不会提高吗?

教育,似乎正在成为一门好生意。2013年被视作在线教育的元年,VIPKID、哒哒英语等多家在线教育机构都先后成立,百度和阿里巴巴分别推出百度教育和淘宝同学,腾讯推出QQ教育和腾讯大学;网易、新浪、360、金山等互联网企业亦推出自己的在线教育产品。热钱一度纷纷涌入行业,据wind数据,2014年全年在线教育领域投资案例达24起,平均每月两起,资本投入近60亿元。

看报道,似乎并没有设置对照组来进行比较,甚至我们不清楚,被选择来开直播班的学校和学生是否原本就属于较好的一批。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行业的特殊属性导致这门生意注定无法在短期内迅速盈利。资本的种子播撒下去后迟迟未结出硕果,随后,在线教育市场一度进入低谷期。初创企业纷纷倒闭,连行业龙头也无法盈利。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们知道,把最拔尖的学生和最优秀的老师集中在一起,搞“尖子班”,这就是一种古老且有效的教学方式。尖子班无疑能够显著提升尖子生的成绩,但问题是出于教育公平的考虑,这种形式并不被鼓励,甚至是成为禁忌。但如果说这些“直播班”的组织形式首先就是一种“尖子班”,那么这种班级的成绩更高,未必能证明远程教育的意义,相反,可能更加剧了我们对教育公平的忧虑。

近年来,在线教育企业也纷纷谋求上市,51talk、新东方在线都先后登陆资本市场,创始人身价倍增。在《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一文刷屏后,网易CEO丁磊在朋友圈转发了这篇文章并表示,网易要拿出1亿元来支持教育,支持更多学校落地。分析人士指出,在远程教育进入更多人视野后,行业有望再次站上风口。

另外,把上清华北大作为教育的成果来张扬,本身就颇为可疑。首先,这是极少数尖子生的事情,并不能反映一般的教育水平;其次,清华北大的录取名额并不会随着远程教育的推广而扩容,远程教育也许能让一部分贫困地区比另一部分贫困地区更具优势,但未必会让所有贫困地区增加多少名额;我们看到,在接受同样的课堂内容后,贫困地区的200多所中学考上清北加起来也才能和大城市里的一所顶尖中学相比较,即便远程教育推广到全部贫困地区,也还是改变不了贫困地区与发达地区的巨大鸿沟。

哪些上市公司在布局?

工厂vs。城市:在线教育的两条进路

据中新经纬梳理,在A股上市公司中,拓维信息、中南传媒、立思辰等上市公司均在线教育领域深耕多年。

让我们从这一“喜讯”中冷静下来,重新思考远程教育的问题。我们很快注意到,“这块屏幕”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这块屏幕的特点无非是把一个课堂的影像在另一个课堂播出,相关的技术手段只要有电视,早就可以实现了,根本要不了任何互联网时代的新技术。甚至在许多方面,邮政时代的“函授”形式也可以完成,比如被直播班上某个理科状元津津乐道的事情:“很多学科都会一次性传来十几张试卷……高考应试时大有裨益。”问题是,获取优秀试卷这种事情,几百年前的邮政系统就可以做到了,为什么到今天还是件难得的事情?

拓维信息年报显示,公司与公办名校优质资源共建共享,基于在线直播、录播学习平台,向二三线城市覆盖,目前已覆盖150所学校、30多万名学生。此外,公司通过与公办校合作办学模式,与湖南长郡中学合作打造湖南首所国际化和“互联网+”双特色新型中学。

我们今天仍然对远程教育的未来充满期待,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太让人乐观——因为如果远程教育真能显著促进教育平等的话,那么它理应在电视时代乃至更早就展现了这方面的价值,而不是在今天轮到我们还要感到新奇了。因此,现在我们与其充满乐观地眺望未来,倒不如回过头来看看更早的实践。

从财报数据来看,拓维信息2017年教育服务这一块的营收已经达到7.97亿,占整体营收的71.22%。

美国当代技术哲学家芬伯格(Andrew Feenberg)早在上世纪80年代起就亲身参与在线教育的技术实践,他提示出在线教育有两条矛盾的进路:“工厂”与“城市”。

中南传媒年报显示,公司的在线教育业务主要通过研发聚合精准丰富的数字化内容,实施软硬件系统集成,形成以大数据为中心的教育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

因为互联网技术本身就蕴含着两种力量,一是“自动化”,二是“互联”,这两种力量在教育实践中的不同侧重,将会形成完全不同的两种教育形态。

从海外市场来看,好未来、新东方在线也在近年来受到资本追捧。好未来发布的2019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营收同比大增53.5%。11月下旬,沪江通过港交所聆讯,财报数据显示前5个月营收为2.63亿元。

首先,互联网可以通过自动化,大大强化自“函授”以来远程教育的一大特色,即教育内容的批量复制。“远端”不光能够获得一模一样的文字信息,还可以获得一模一样的视听信息,甚至习题、答疑乃至阅卷都可以自动化地批量完成。中国那些直播班还需要本地教师负责答疑,并熬夜阅卷,这些工作将来完全可以预期被计算机取代,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完全可以通过不断扩充的数据库,来应对学生们幼稚的提问。

图片 2

这是一个美好的未来吗?芬伯格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这实质上加剧了工业时代以来教育的机械化趋势,学生越来越像是工厂流水线中的“产品”,被批量订造出来。

大学课堂 中新经纬 常涛摄

就批量生产的产品而言,它们也许是越来越“平等”了,但这种作为机械产品的平均化并不是我们理想中作为“人”的平等。人的平等不是作为最终产品的平均化,而是说,每个人都应获得充分的自由选择的空间。通过敉平个性而获得的平均化并不值得欣喜。

广证恒生分析师黄莞指出,从A股市场来看,并购热度提升,板块教育属性逐步纯化。2018年教育并购创下历史高峰,已公告金额达262亿元。一方面,以中公教育为代表的核心教育资产借壳上市成功,叠加此前的并购重组新规,教育资产通过重组独立登陆A股的路径有望重启。另一方面,2018年共有4家公司剥离传统主业聚焦教育领域。A股教育板块逐步纯化,掌握核心教育资产的标的估值逻辑有望重构。

而中国这些直播班所追求的似乎就是这种机械化的平等——尽可能减少考试分数的差距——这种理想即便可以做到,又意味着什么呢?在贫穷地区培养出更多的考试机器,社会就会更和谐吗?如果“考试机器”本身是坏事,那么让贫穷地区出现更多坏事,岂不是更糟糕?当然,也许有人会说,在高中时暂时变成考试机器,到大学再全面发展也不迟啊,至少他们获得了上大学的机会不是吗?但问题是,如果这种新的教育文化继续扩张,大学的教育难道不也要随之改革的吗?落后大学不也该引入“那块屏幕”去复制先进大学的课程吗?当这种全面“复制”的教育方式扩张到所有领域,教育的均一化难道不是大势所趋吗?

与此同时,教育企业海外上市热度不减,板块估值受政策影响明显。黄莞预计,从目前递交聆讯材料的情况来看,短期内教育企业海外上市热潮仍将持续。而随着教育政策的逐步收紧,海外教育板块二级市场估值下滑,预计2019年将成为教育资产海外上市热潮的拐点,后续证券化热度将明显下降。随着头部标的登陆资本市场,未来2-3年将是产业链并购大年,教育龙头利用并购来实现自身增长边际的突破。

关键在于,教育的意义仅仅被看作谋求某一特定目的的必要手段,例如中学教育是为了高考,大学教育是为了求职,如此一来,人们完全从功利的、效率的眼光来看待教育问题,教育不平等的问题就被简单地理解为填鸭效率的差距问题。

在线教育仍存局限性

但如果说教育不只是为了考试或求职,更是为了培育健全的、丰富的、自由的人格,那么,对于远程教育的优势就应当重新审视了。

在“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刷爆朋友圈的同时,一些专家也提醒,在线教育仍存在其局限性,不能将其视之为传统教育的完全替代方案。而对于行业内的公司来说,则需要从技术上尽量突破这些局限性。

芬伯格以“城市”与“工厂”对立,与其说学校像一所工厂,不如说更应该像一座城市,工厂出产的是产品,而城市诞生的是“公民”。在学校中,“照本宣科”地传授刻板知识只是教育的一个侧面。所谓“教育”远远不止发生在客观知识的复制方面,更发生于老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的交流过程中。学生主动地参与交流,是教育中更重要的环节,这也正是传统的学校教育始终难以被函授或自学取代的原因。

一名在高中阶段曾接受过3年远程直播教育的学生刘娟告诉中新经纬,尽管直播端学校的师资力量确实雄厚,但在现实中经常遭遇直播视频信号不流畅等问题,严重影响上课体验。“上课上着上着就卡了,一个学校往往只配备了一名技术人员,等到技术人员来的时候,一堂课已经结束了。”

“那块屏幕”还需要弹幕

此外,缺少互动也让在线教育模式饱受诟病。“中学阶段的学生还是很需要与老师互动,老师一个鼓励的眼神都可能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在远程教育中,老师远在千里之外,更多时候我觉得我只是一个旁观者。”刘娟说。

而在这方面,互联网也蕴含着新的机会,因为它在促进机械复制的同时,也可能促进交流和对话。芬伯格本人就大力提倡开发以“互动文本”为中心的在线教育环境。但他也注意到,要发扬这一进路并不容易——“以互动文本为基础的应用缺乏视频替代形式的生动,不能保证实现自动化,而且它们也不能包装和销售。“(《技术批判理论》中译本163页)

国泰君安分析师尹为醇此前预计,未来随着4G资费下降、线上教育过程中存在的互动性和用户体验等核心问题的解决,将加速在线教育向移动端推进的进程。

简单来说,这种开发思路是效率低下的。显然,如果把同一个视频同时直播给成千上万的人观看,再加入师生互动是极度困难的,更不用说家长和课外活动营造的各种交流活动,更是难以复制的。例如在中国青年报的报道中一提到的,成都七中的家长会帮助学生争取和诺奖获得者的对话机会,学生有拳击、游泳等丰富的课外活动。在这些方面,单靠“那块屏幕”是改变不了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在线教育平台从业者对中新经纬表示,在线教育、远程教育、网课直播等形式作为特殊身份的“老师”的确可以让贫困地区的学生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但不能忽视现实中老师的作用。

但互联网并非没有改变这一切的潜能。就师生交流而言,直播平台中主播与“水友”的关系就形成了一种新的互动方式,主播通过“弹幕”实时接受天南地北的网友们的反馈,“水友”不只是被动的观众,而成为主动的参与者;就学生交流而言,各种互联网的同好圈也开辟了新的空间,传统上只能通过现场的户外活动(如踢球、跳皮筋)才能建立起的同学友谊,现在已经开始转向以打电子游戏为中心,而打电子游戏这件事情,又更容易通过互联网而跨越地域差距。

“老师的职责是教书育人,除了传授知识,他们还要花时间放在学生思想的交流沟通上,促进学生的个性独立发展,这是网络教育做不到的,也是文章中有些老师自感被瞧不起的原因。”上述从业者说。

事实上,现在已经有许多直播课程在支持弹幕的视频网站上播出,但效果并不总是很好,很多人发言并不是为了与他人交流,而只是发泄和喷人。而一些主播发起互动的目的主要也只是为了讨打赏。这样一来,弹幕在课程直播中发挥的功能就略显浮躁了。但我们应当意识到,无论哪条进路,教育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并不是说我们从工厂模式转变为城市模式,就立即可以获得成功。“工厂”模式有机械化的危险,而“城市”模式也有过度商业化或浮躁化的危险。对于新教育模式的探索还需要做很多努力,光靠商业公司的参与是不够的,更需要学校、教师和家长等这些传统的教育者的广泛参与。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我们不应该夸大在线教育对促进教育公平的作用,更不能产生‘只要放一块屏幕,农村孩子也能像城市孩子一样享受优质教育’的错觉,从而忽视教师在其中的作用。”

因此,传统教育者应当打破成见,不再将视野聚焦于互联网的自动化和机械复制的面相。而是要更重视挖掘互联网的交流维度。刷弹幕、打网游——恰恰是这两项在传统教育者看来不务正业的娱乐活动,有可能开辟出在线教育的第二条进路。

熊丙奇认为,在线教育最主要的作用是辅助,帮助老师、学生获取资源,不可能替代老师。在线教育需要学校老师的配合和支撑,如果没有学校老师配合、支撑,只让学生跟着网课学是很难起到效果的。

“在很多乡村地区,由于缺少老师的指导和配合,大量在线教育设施被闲置是很普遍的现象。教育不仅仅是学知识,还有师生关系、师生研讨、校园文化等因素,这里面有老师的督促、辅导,绝不是放一块屏幕,学生就会自然而然努力学习的。”熊丙奇说。

熊丙奇认为,让贫困地区学生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首先必须解决贫困地区的教师队伍建设问题,只有在师资队伍建设的基础上引入在线教育,才能让在线教育真正发挥作用。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本文由365游戏官方网站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可能改变命运的屏幕,弹幕或许可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