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游戏官方网站】媒体南开

  ——中国生物物理学奠基人、中国科学院院士贝时璋遗体告别仪式侧记

  新华网北京11月4日电(记者胡浩)他,在长达80年的科研生涯中忘我工作、孜孜以求,开创了中国生物物理学、放射生物学和宇宙生物学,为中国生命科学和载人航天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他,以“求真、求实、求是”的科学态度和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精神教育和影响了一代代人。

  尽管在2009年10月29日上午,这位107岁的中国生命科学的先行者终于停下了诠释生命的脚步,但在人们心中,毕生醉心于科学探索的他永远年轻——这就是生物物理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中国科学院最年长的院士、著名生物学家和教育家贝时璋先生。

  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东礼堂,覆盖着党旗的贝时璋先生遗体静静躺在鲜花丛中。在睡梦中走完一生的他那样安详,因为在离去的前一天,10月28日,他仍在与6位研究人员探讨他钟爱的学术问题,他仍为中国科技界留下了“要为祖国争气”的最后遗言。

  “我曾经问过他你最喜欢什么,他说我最喜欢就是工作。”贝老去世前一日所召集的6人之一,他的学生梁嘉珮全身黑衣,胸前的小白花微微颤动。她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无法压抑的悲伤依然使得她哽咽难语:“贝老这人一生就是淡泊名利,就是兢兢业业,为自己的科研事业精益求精,永无止境地奉献着。”

  东礼堂两侧堆满了花圈,气氛庄严肃穆。正厅上方悬挂着黑底白字的横幅“沉痛悼念贝时璋院士”,横幅下悬挂着遗像,穿着蓝布衣裳的贝老微微笑着,迎接人们对他一生的最后道别。

  自1929年秋,结束在德国的求学生涯回国之后,贝老从未停止过科学探索的脚步。几十年来,他开拓了我国放射生物学和宇宙生物学的研究,指导了我国核爆炸动物远后期辐射效应研究和我国第一批生物火箭动物飞行实验等重大研究,为我国载人航天事业奠定了基础。作为我国实验生物学的开拓者之一,他创立了“细胞重建学说”。

  “他为党和国家所做的积极有益的工作,其实还远不止这些。”曾经与贝老共事过的中科院生物物理所龙新华一大早就来到了八宝山革命公墓。他说,贝老还为载人航天等科研项目做了重要努力,如与蔡翘、沈其震教授共同为我国制定了第一个载人宇宙飞船计划等。

  醉心科研的贝时璋活得纯粹、活得简单,他心无旁骛,没有名利纷争的烦扰,没有物质欲望的牵绊。在总结自己长寿的秘诀时,他曾经说:“只要你对科研工作有了浓厚的感情,就会在生活中得到快乐和幸福。”

  哀乐低回、秋风呜咽。上午十时许,东礼堂外已经排开了长逾百米的送别人群。他们当中有贝老的生前好友、同事、学生,也有慕名而来的各界群众。

  “在贝老的影响下,我逐渐明白,追求有价值的理想,放下纷繁杂念,生活可以简单而又快乐。”78岁高龄却神采奕奕的王克琳曾经是一名小学校长。她并未与贝老有过直接交流的机会,但听说过许多贝老的事迹、思想。她说,这就是她向贝老学到的长寿之道。

  南开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饶子和曾经担任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第五任所长。正在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的他特意请假,赶来送贝老最后一程。

  “贝老对生命科学在我国的推广和发展,功不可没。作为后来人,我们要接过他的科研接力棒”,饶子和说,生物物理学的科研道路还很漫长,任务还很艰巨,后来者应以贝老为楷模,将毕生精力投入科研事业之中。

本文由365游戏官方网站发布于国际名校,转载请注明出处:【365游戏官方网站】媒体南开

相关阅读